360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站內公告
網站導航
關鍵字:
信長星
信長星副部長出席國新辦吹風會 介紹2016年上半年就業形勢
  • 主持人 襲艷春:

    女士們、先生們,上午好,歡迎大家出席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我知道記者朋友們對中國的就業形勢一直非常關心。為了幫助大家更好地了解相關情況,今天我們很高興請到了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副部長信長星先生,請他為大家介紹有關情況,并回答大家的提問。下面就先請信長星先生作介紹。

    2016-07-08 10:00:53


  • 信長星:

    各位記者朋友,大家好,很高興跟大家見面,就上半年的就業形勢跟大家作一個介紹。也感謝各個媒體長期以來對就業問題的關心關注和所作的一些有深度的報道。今天吹風會先介紹一下上半年就業形勢。

    關于上半年就業形勢我簡單說幾句,已經提供素材給了各媒體。前不久,李克強總理出席夏季達沃斯論壇的時候已經講到上半年就業形勢,基本判斷是,當前中國的就業形勢總體還是平穩的。當時總理引用的是5月份的城鎮新增就業和調查失業率。最新的數據前兩天剛剛出來,城鎮新增就業也支持總理所作出的判斷,整個上半年就業形勢還是總體平穩的。支撐這個判斷的有兩個方面的基本數據,一是常規統計數據或者核心指標,這就是城鎮新增就業包括登記失業率,相關數據在素材里都有,1-6月城鎮新增就業717萬,與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只減少1萬。二季度末城鎮登記失業率是4.05%,比一季度略微有一點點上升,但總體上還是處在一個較低水平。31個大城市的城鎮調查失業率,5月份的數據是5.02%,當時在達沃斯論壇已經披露這個數據。可以說,上半年前幾個月城鎮調查失業率保持在一個較低水平,是走低的趨勢。第二組數據是一些佐證式的,比如100個城市勞動力市場的求人倍率的一些數據、失業動態監測的數據,也都支持就業的核心統計數據。詳細情況我不作介紹了。我愿意回答大家的提問。

    2016-07-08 10:02:28


  • 主持人 襲艷春:

    謝謝信長星先生的介紹。剛才我們在休息室聊天,了解到信部長對中國的就業情況是非常熟悉和了解,很多年都在主管相關方面的工作,所以今天也很高興利用這個場合和大家充分就這個話題進行溝通,大家也可以提出自己感興趣的問題。下面開始提問,提問前通報一下所在的新聞機構。

    2016-07-08 10:05:52


  • 國際廣播電臺記者:

    今年的高校畢業生數量是765萬人,創下了歷史新高,請問目前大學生就業的形勢是怎么樣的,國家有什么樣的措施可以促進大學生就業,同時去產能對現在的就業帶來了哪些影響?謝謝。

    2016-07-08 10:10:16


  • 信長星:

    一口氣提兩個問題。我先給你講講去產能。為了推進化解鋼鐵煤炭行業過剩產能這項工作,國務院成立了這項工作部際聯席會議,由發改委牽頭,我部也是這個聯席會議的成員。昨天相關部門一起剛剛召開了一個推進這項工作的全國電視電話會議,我估計相關報道已經在媒體上報道了,我看了新聞稿,寫得比較充分。應該說,化解過剩產能過程中職工安置工作是化解過剩產能的關鍵環節,而化解過剩產能又是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個重頭戲,所以從這個角度看,做好職工安置工作是非常重要的一項工作。對這項工作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各個地方、各個部門也都高度重視,圍繞相關政策和工作部署,已經出臺一系列文件,召開了一系列會議。昨天這個會議是對這項工作的再部署、再推進。現在這項工作已經進入實質性的推進階段。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安置好相關企業在化解過剩產能中的分流職工,確實任務還是比較重。初步匡算,今年這兩個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大概涉及職工是80萬左右,各地正在積極的開展工作。我也陸陸續續到河北、寧夏和其它幾個地方做過一些調研,也看過一些材料,間接地了解了一些企業的情況。

    從上半年已經開展的工作情況來看,推進這項工作進展比較快的地區,整個安置工作還是做得比較平穩的,比如整個河北省,這幾年一直在推進化解過剩產能,特別是化解鋼鐵過剩產能工作。另外幾個鋼鐵企業進展比較快的像杭鋼、攀鋼、攀枝花鋼鐵公司在成都的鋼鐵廠,還有馬鞍山鋼鐵公司在合肥的鋼廠,這幾個都已經前期在化解過剩產能方面邁出了較大的步伐,整個職工安置的工作還是做得非常有序,大家可能看到了相關報道。他們總結了七八條經驗,都很好,我看他們的經驗材料,感覺最核心的就是四個字“做實做細”。職工分流的方案做得實,職工的思想工作,包括了解職工的意愿、情況等等都做得很細,整個職工安置方案考慮比較周全,人的工作做得很到位。像杭鋼,我把材料看了幾遍,我在其他地方介紹,為了做好職工安置工作,組成了400多個工作組,一家一戶到這些需要分流的職工家里去,了解他的就業意愿、家庭情況,然后根據他們的情況再來制定安置的方案,最后取得了職工的理解,整個工作非常平穩。

    2016-07-08 10:15:43


  • 信長星:

    當然,推進這項工作的困難、問題還是不少。比如在一些大城市,化解一個企業的過剩產能,縱然涉及一些人,但是就業機會比較多,相對容易一些,而在一些因為鋼煤興起的城市,鋼城、煤城,要去產能的話,職工分流分置渠道相對窄一些,在這些地區就業壓力會比較大。再比如說,因為受產能過剩的影響,一些企業現在面臨著經營困難,職工收入自然會受一些影響。特別是將來在分流過程中那些年齡比較大,又長期在鋼廠、煤礦,就業能力比較低,他們將來的再就業能力會相對困難一點,就需要將培訓及時跟上。

    做好這項工作的基礎還是在企業,關鍵是要把工作做實做細,我們也跟有關部門一起,指導企業把方案做實,把分流安置工作做細,特別是要充分挖掘好職工分流安置的渠道,把已經明確的政策用好用足。對政府部門來講,在發揮企業潛力的同時,總會有一些職工需要到社會上分流安置,這就有一個轉崗再就業的問題。第一,對分流出來的職工社保要接住;第二,對再就業的職工培訓要及時跟上;第三,對那些就業確實困難、確實難以通過市場找到就業門路的,就要給他進行開發公益崗位,體現社會政策兜底的功能。我可能講得有點長了,因為現在是非常重要的工作,有關去產能詳細的報道可以看昨天會議的報道,非常全面。

    關于高校畢業生,正像你說的,這是我們就業工作的重點,今年765萬高校畢業生,應該說這是國家寶貴的人才資源。高校畢業生的就業問題不僅僅是就業問題,從國家發展看,從產業轉型升級看,這也是推進產業轉型升級的希望所在,也是支撐技術進步、創新創業的人才支撐所在,所以我們不是簡單的就從就業角度看這么多大學生怎么就業,從人才角度看,這是希望所在。黨和政府一直高度重視這項工作,這些年幾乎年年都出臺一些政策措施,年年都開會推進這項工作,各方面都圍繞這個做了大量工作。

    2016-07-08 10:21:15


  • 信長星:

    我從教育部門獲得了一些數據,包括高校獲得一些情況,目前高校畢業生的簽約率和去年同期基本持平,總體上還是穩定的。解決好高校畢業生就業,其實不論哪個群體就業,解決就業問題,各國的政策有很多切入點,其實歸納起來核心就兩條,一是要開發崗位,二是要人崗匹配。核心就是這兩條,開發崗位靠什么?靠發展,靠結構的調整。現在繼續保持中高速增長,還是能帶動大量的崗位。另外,要開發一些適合高校畢業生的就業愿望、就業期望的崗位,歸根到底是要寄希望于產業轉型升級,寄希望于技術進步,寄希望于創新創業。現在這些新業態、新經濟領域催生了大量新崗位,前兩天微信上流行一個80后女孩的名片,“斜桿青年”,“自由撰稿人/自媒體/劇作家/商務咨詢/”,還有其他一大堆“/”。為什么她一個人可以這么多斜桿?新業態,她可以支撐不同的職業。現在創新創業催生了大量經濟主題,創造了非常多新的就業崗位、就業職位。人崗匹配,把已經創造的崗位和求職者進行匹配,現在“互聯網+”為這種崗位和人的匹配帶來非常大的便利,我們一直在推動就業服務要引入“互聯網+”的概念,“互聯網+就業服務”、“互聯網+人才服務”。同時,不是把信息給你了,就能實現人才就業,還有你的就業觀念、就業能力跟崗位匹配的問題,這就需要調整教育結構,人才培養的模式,也包括勞動者本身,包括大學生在內,要提升自己的職業能力,轉變自己的就業觀念。

    7月份就進入畢業季,人社部門做這個工作有兩項計劃,一是離校未就業高校畢業生的就業促進計劃,二是大學生創業引領計劃。總理5月6號去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調研的時候,要求我們要統籌推進這兩項計劃,我們下一步會整合協調推進這兩項計劃。離校未就業畢業生已經建立一個實名制信息庫,根據他們的就業意愿和實際情況,提供有針對性的就業服務,包括促進他們的就業,通過培訓提升他們的技能,也包括對有創業愿望的,支持他們創業,一些特殊困難的高校畢業生,包括家庭困難,或者自身有一些特殊困難的,提供一些特殊的幫扶措施。下半年我們安排一系列的就業服務活動,包括高校畢業生就業服務月、就業服務周,還有一些大城市之間的聯合招聘、10月份“雙創周”等一系列活動。我們也希望各個媒體加強這方面宣傳,一個是政策的宣傳,一個是就業觀念的引導,引導高校畢業生理性看待就業形勢,轉變就業觀念,勇敢地面對市場,通過市場實現就業。我現在做就業工作,我最關注的就是這兩個問題。

    2016-07-08 10:25:13


  • 信長星:

    我從教育部門獲得了一些數據,包括高校獲得一些情況,目前高校畢業生的簽約率和去年同期基本持平,總體上還是穩定的。解決好高校畢業生就業,其實不論哪個群體就業,解決就業問題,各國的政策有很多切入點,其實歸納起來核心就兩條,一是要開發崗位,二是要人崗匹配。核心就是這兩條,開發崗位靠什么?靠發展,靠結構的調整。現在繼續保持中高速增長,還是能帶動大量的崗位。另外,要開發一些適合高校畢業生的就業愿望、就業期望的崗位,歸根到底是要寄希望于產業轉型升級,寄希望于技術進步,寄希望于創新創業。現在這些新業態、新經濟領域催生了大量新崗位,前兩天微信上流行一個80后女孩的名片,“斜桿青年”,“自由撰稿人/自媒體/劇作家/商務咨詢/”,還有其他一大堆“/”。為什么她一個人可以這么多斜桿?新業態,她可以支撐不同的職業。現在創新創業催生了大量經濟主題,創造了非常多新的就業崗位、就業職位。人崗匹配,把已經創造的崗位和求職者進行匹配,現在“互聯網+”為這種崗位和人的匹配帶來非常大的便利,我們一直在推動就業服務要引入“互聯網+”的概念,“互聯網+就業服務”、“互聯網+人才服務”。同時,不是把信息給你了,就能實現人才就業,還有你的就業觀念、就業能力跟崗位匹配的問題,這就需要調整教育結構,人才培養的模式,也包括勞動者本身,包括大學生在內,要提升自己的職業能力,轉變自己的就業觀念。

    7月份就進入畢業季,人社部門做這個工作有兩項計劃,一是離校未就業高校畢業生的就業促進計劃,二是大學生創業引領計劃。總理5月6號去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調研的時候,要求我們要統籌推進這兩項計劃,我們下一步會整合協調推進這兩項計劃。離校未就業畢業生已經建立一個實名制信息庫,根據他們的就業意愿和實際情況,提供有針對性的就業服務,包括促進他們的就業,通過培訓提升他們的技能,也包括對有創業愿望的,支持他們創業,一些特殊困難的高校畢業生,包括家庭困難,或者自身有一些特殊困難的,提供一些特殊的幫扶措施。下半年我們安排一系列的就業服務活動,包括高校畢業生就業服務月、就業服務周,還有一些大城市之間的聯合招聘、10月份“雙創周”等一系列活動。我們也希望各個媒體加強這方面宣傳,一個是政策的宣傳,一個是就業觀念的引導,引導高校畢業生理性看待就業形勢,轉變就業觀念,勇敢地面對市場,通過市場實現就業。我現在做就業工作,我最關注的就是這兩個問題。

    2016-07-08 10:32:37


  • 中國日報記者:

    近期有報道稱,我國的官方對于失業率的統計與真實的情況可能存在一些出入,不知道目前官方對于失業率的統計是否存在缺陷,當前真實失業率的情況是怎樣的,能否給我們介紹一下?

    2016-07-08 10:33:54


  • 信長星:

    首先我想說,我們公布的失業率都是真實的失業率,沒有加任何修飾。首先失業率這個指標不僅僅對判斷就業形勢,對判斷整個經濟形勢都是至關重要的,在經濟學上號稱失業率是判斷整個經濟形勢的晴雨表,各個國家都很關注,我們也同樣如此。現在失業率有兩組指標,一是大家熟悉的城鎮登記失業率;二是調查失業率。登記失業率是由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門負責統計,它是基于失業登記獲得的,失業以后到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門、就業服務機構去登記失業的,基于失業登記獲得的。數學公式很簡單,就是到就業服務機構登記的失業人員,他是做分子,城鎮的從業人員數再加上失業登記人員數做分母,就形成了登記失業率。這項統計優勢在哪里呢?世界上大部分國家都進行失業登記,好處是能對到人頭,來登記的都是失業的,就業服務可以知道哪些人失業,失業具體情形是什么,就業愿望是什么,不是簡單的登記失業了,因為什么失業、什么情況、就業愿望等等,都有詳細的登記,這樣為開展就業服務提供了一個線索和依據,是有它的優勢的。但是作為判斷經濟形勢的指標,也有它的缺陷,會有一部分人失業以后由于種種原因不來登記,這樣會存在有一部分人漏統,靈敏性不夠。

    開展就業服務的依據,失業登記是非常便利的一個手段,但是作為判斷經濟形勢,登記失業率的缺陷在于靈敏性差一些。比它靈敏的是調查失業率,調查失業率在我們國家是由統計局進行的,是基于統計局開展的勞動力調查這項制度獲得的,采用抽樣調查的方法。最大的好處是靈敏、快捷,隨時可以基于抽樣獲得。它作為判斷經濟形勢,判斷就業形勢,它更具有靈敏特點,但是它并不是簡單可以替代登記失業,將來真正為失業人員開展服務還是要基于失業登記,調查以后知道百分之幾的人失業,但是哪些人失業,是落不到人頭的。為了提高就業數據的靈敏性、快捷性,據我了解,國家統計局也一直在積極推進勞動力調查,也在積極推進調查失業率,完善相關指標、統計方法,而且范圍一直在擴大,從2009年建立了31個大城市月調查,我剛才講的5月份調查失業率就是31個城市的。從今年開始,這項調查又擴大到了全國所有地級以上的城市,范圍進一步擴大了,但是這項工作還是剛剛開始。要發布一個數據的話,這項工作是國家統計局負責,我理解發布一個數據必須得有一定的數據積累,否則既沒有環比,也沒有同比,比如發布本年度的,至少有一個同比。我們一直在積極推進,條件成熟的時候適時的發布調查失業率。

    2016-07-08 10:35:38


  • 信長星:

    至于說有一些報道或者個別媒體,懷疑調查失業率的真實性,可能是因為看了失業率為什么總是這個數據,波動不大呢?可能問號是由此產生的,這有點推斷了。如果你關注各個國家失業率的話,你會發現并不是所有國家的失業率都像心電圖那樣上下波動,不少國家的失業率都是比較平緩的。我長期做就業工作,一直關注各個國家的失業率,有的國家我已經關注了很多年,比如日本,日本2007年失業率是3.9%,2008年4.0%,包括去年幾個月,3.6%、3.5%、3.4%、3.3%,今年也是3點多,波動并不是很大。韓國失業率長期在3.5%、3.3%,最高的時候到過3.9%,最低3.4%、3.5%,最新的到5月份3.7%,基本上也就是0.1%、0.2%、0.3%的浮動在波動,也是非常平緩的。像中國的臺灣、中國的香港基本上也是這種狀況。當然也有一部分國家失業率波動,第一,這些國家失業率往往比較高,兩位數以上;第二,波動比較大。我們也在分析,為什么中國的失業率比較平穩,原因在哪里?我們的數據是真實的,登記失業率一直比較平穩,我可以講調查失業率也是比較平穩的,只不過調查失業率比登記失業率略高一點,不同的月份情況有所不同,數據就是這樣一種狀況。

    其實失業人員的數還是增加的,但是失業率比較平穩。我們分析一個很重要的背景,中國還處在城鎮化推進過程之中,雖然作為分子的失業人員也在增加,但是因為城鎮化在推進,我們每年城鎮凈增就業都在1000萬人以上,分子、分母是同時在增加,所以失業人員是在增加的,但是因為分母也在增加,所以失業率變化并不大。而且在城鎮化過程中,我們有二元性的特征,農村勞動者進城就業,一旦因為城市經濟波動,暫時沒有合適的崗位,他就回到了他的土地,或者返鄉創業、就業。即便是調查失業率,也沒法充分反映這部分人,因為調查失業率是基于過去一個月一定期限、一定時間有收入的勞動就認定是就業的,是跟這個有關系。相反,有些國家早就完成了城市化進程,作為分母的那個數是一定的,一旦經濟有波動,失業人員有一點變化,失業率就反映比較快。還有一個因素可能也跟中國勞動力市場穩定性有關,我還在想,為什么像日本、德國,有些國家失業率也比較穩定呢,因為勞動力市場就業相對穩定,中國也是這樣。真正在中國并不是說經濟一波動企業馬上裁員,我調查了很多企業,這幾年經濟也在下行,企業也面臨著訂單不足或者短期的經營困難,但是許多企業在面臨這些困難的時候第一想到的不是裁員,而是把這些員工穩定下來,給他們提供一些培訓或者其它措施,并不是經濟好了就招人,經濟不好了就裁員,并不是這樣。

    2016-07-08 10:41:35


  •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記者:

    之前信部長也提過,目前傳統制造業和建筑行業吸納農民工就業的能力可能是有所下降的,我的問題是,請問您目前我們把農民工往新的產業、新興業態上吸引,更好的提高他的就業質量這件事上人社部做了哪些工作?謝謝。

    2016-07-08 10:43:55


  • 信長星:

    建筑業、制造業這些傳統領域用工需求下降不是剛剛出現的,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第一,我想這種現象是存在的。第二,這也是中國產業轉型升級題目應有之義。什么叫轉型升級?也就是從一些傳統的產業轉向新的、更高端的,在產業鏈的上游。從這幾年,傳統制造業,包括建筑業在內,確實用工在減少。為什么中國就業形勢還比較平穩,包括農民工轉移就業的情況也比較平穩。我們部里一直觀測500個行政村勞動力轉移就業的情況,最新的統計數據,二季度末500個行政村在外務工人數比去年同期是增加的,500個村比去年同期增加0.3萬人,比上季度末增加1.2萬人。這至少表明我們外出就業的情況還是比較平穩的,是略有增長的。去哪兒了呢?實際上就是去了一些新的領域、新的業態。新經濟、新產業的發展不僅僅是給“斜桿青年”提供了就業機會,也不僅僅是催生了高端的、高知識的就業崗位,同時也給傳統產業帶來一些新的機會,比如快遞,以前送東西的也有,一是少,二是市場沒有那么大。現在互聯網的發展,速遞帶來了很多就業機會。最早是跟郵局競爭,搞一些快遞業務,送掛歷、送書本或者在城市里給你寄個快件,那時候沒有“互聯網+”的時候就有,但是份額有限。但是現在送快遞的滿街都是,隨便走在街上一個騎著摩托的,一到吃飯的時間,就有騎著電動車送外賣的。但是真正從事這個行業的我想大部分不是城鎮青年,大部分應該是農村勞動力轉到城鎮的年輕人。互聯網這些新業態既帶來一些高端的崗位,同時也給傳統領域帶來了新的生機、新的機會,也可以說是傳統靈活就業的升級版。我看快遞、網店,有些東西就是傳統產業的升級版,傳統靈活就業+互聯網,其它的是互聯網+別的。

    2016-07-08 10:45:18


  • 信長星:

    剛才說到轉型怎么引導到這個領域來,我覺得對于勞動者和就業工作者來講,我們第一位的是怎么把這些新的崗位需求信息及時讓這些勞動者獲得;二是總是有一個能力適應的問題,雖然是對傳統行業的一種提升,這個提升過程必然對勞動者的技能、知識有一個新的要求,這里面就有一個通過培訓提升他們能力的問題;三是創業,在新業態的發展中又提供了大量的創業機會,其中相當一部分是農民工,是可以從事這些領域創業的。去年國務院辦公廳專門出臺了一個促進農民工返鄉創業的意見,也明確了一系列政策,我們也跟有關部門一起在積極推進這項工作。現在農村里網店,甚至整個村,都很多。我上個月初去山東看一家花卉,在山東青州,以前我不知道那個地方,那個地方花卉種植現在占了很大的市場份額,有一個地理優勢,因為山東居于中部,看了幾家種植基地,也是推互聯網+花卉種植,打開了市場,占了全國花卉市場非常大的份額。以前我們買花都是到云南出差回來的時候給愛人買盒花,給鄰居送幾枝,現在完全不用,山東提供的都是新鮮的花卉,可以種植的花卉,云南那邊是剪下來的花卉,農民也開始大量的用“互聯網+”培育市場、開拓產業。

    這中間也有一個將來怎么規范勞動關系,逐步做到社保也要覆蓋到他們,但這需要有一個過程,我的一個總的觀點,對這些新興事物不要急于去規范它、限制它,你可以關注它,但是不要因為看著它不成熟,看著它某一方面不完備,你去限制它。對所有這個領域的工作,要關注這些領域帶來的新問題,加強對勞動者權益的保護,還要關注這些勞動者的訴求,更好地保護他們的權益。這個問題還算新生事物,我們還要加強對這方面問題的研究。

    2016-07-08 10:51:29


  • 光明日報記者:

    想請問信部長,上半年的時候我們在東部的一些制造業企業調研的時候,發現有很多企業已經開始用機器人替代工人進行流水線作業。我們想問一下,在產業升級的過程中,您認為“機器代人”會不會對就業造成影響?隨著結構調整進一步加快,如何應對“機器代人”對就業帶來的挑戰?第二個問題,關于最低工資標準的問題,在經濟增速放緩的情況下,我們知道就業壓力不斷增大,最低工資標準不斷上調,會不會對目前的中國制造業的競爭力造成影響?謝謝。

    2016-07-08 10:52:44


  • 信長星:

    “機器代人”沿海一般是用“機器換人”。我比你更早關注這個問題,你是今年上半年關注,我大概兩三年前就關注這個問題,而且圍繞這個問題,我專門到了東莞和沿海一些其它城市去做過調研,因為我負責就業工作,我當然非常關注這個事情對就業的影響。

    機器換人這個提法,在沿海地區一些企業,是在招工難、人工不穩定、人工成本上升這個背景下,提高生產的自動化水平,這樣一個形象的說法,其實就是提高生產的自動化水平,在生產線上有些機械手或者其他的方式來減少員工。如果推而廣之的話,自從蒸汽機、紡織機發明以來,這個過程一直在發生,哪一輪的生產自動化水平的提高都是在替代員工。具體到沿海地區“機器換人”是在這個背景下,背景就是這些企業來應對招工難,因為存在招工難,招來的人又不穩定,就給生產經營帶來一些影響,所以想到要用機器。這種情況引發一些是不是對就業的擔憂或者疑問,首先這是正常的。可以說從工業革命以來,每一次生產自動化水平的提高,無疑都會在特定的領域、特定的行業會影響就業崗位,現在更多的是勞動密集型產業,在這些領域、這些產業自動化水平的提高肯定會影響就業,會減少用人。但是從一個大時間段來講,或者更大范圍來講,每一次技術革命、技術進步,最終所創造的崗位是遠遠大于所替代的或者減少的崗位。所以我對技術革命、技術革新,對就業的關系,我總體上是持樂觀的態度,否則不能解釋從工業革命以來這么多技術的不斷進步,為什么我們全球的就業規模是在擴大的,對就業帶來的影響總體而言是積極的。而且我講到在東部之所以有這個現象,一是因為招不到人。你的問題問巧了,正好昨天我看到朋友圈里有一條微信,反映上海海立集團,是生產壓縮機的一家企業,這幾年“機器替人”在深入做,而且力度是比較大的,我看了他們的案例,結果當然會減少一部分用人,但是最后企業生產經營不再為員工的不穩定發愁。二是成本降低了,對工人來講,留下來的工人勞動環境改善了,因為替代的都是那些艱苦的環境,為什么招人難、員工不穩定,就是因為艱苦、收入又低,他不愿意去。職工收入提升了,最后還都挺高興的一件事情。

    當然這里面就有一個問題,就是你所關心的替下來的人怎么辦,在這些領域肯定會減少用人,減少崗位,因為還有轉崗再就業,還有新的領域有崗位,現在我們求人倍率是1.05,什么概念?100個人對應著105個崗位,這樣就有一個轉崗培訓、能力再提升的問題。對于這些問題,我個人認為還可以深入研究,總體上不必過分擔心,對這些用機器替人所擠占的崗位,轉崗的勞動力要高度關注,積極促進他們再就業。

    2016-07-08 10:55:06


  • 信長星:

    第二個問題,勞動力成本上升。這個問題也是議論比較多,我也做過一些思考,我覺得還是要理性的、客觀的分析。首先要弄清楚為什么在過去這些年我們的工資會出現上升或者提高,先把問題搞清楚,然后再想怎么辦。過去十幾年確實工資增長是比較快的,原因在哪里?這不是哪一個文件、哪一個政策推動的結果,原因在于勞動力供求格局發生了變化。在座記者大部分是80后、90后,從改革開放到本世紀初,20多年間,在沿海地區這些勞動密集型產業生產線上的農民工,因為我是那個時候過來人,相當長的時間工資是沒有什么提高,沒有什么變化的,那個時候勞動密集型領域生產線人員的工資就是500、600塊錢,媒體和學術界呼吁的是要提高農民工的工資,也去推動他,但是做不到,為什么?工資就是勞動力日常的價位,勞動力供求決定的。當雇主可以用較低的工資在勞動力上隨便雇到人的時候,哪個企業會去提高工資呢?不會的。為什么從2004年之后這種情況就發生了變化呢?勞動力供求發生了變化,在2003年發生了什么?2003年我們第一產業勞動力份額首次穩定的降到了50%以內,然后一直持續下降。2015年第一產業勞動力占了28.3%,改革開放之初第一產業是70%,二三產業加起來30%,到去年正好相反,二三產業加起來71.7%,第一產業只有28.3%,這30多年正好倒了個。

    隨著產業不斷飛速發展,城市化的推進,過去農業領域的勞動力、新生農業勞動力已經轉移到了非農產業,轉移到了城鎮。現在到農村看,在農村里有就業能力,比較年輕的勞動力,在家沒有出去的,幾乎沒有。有些是年輕的女的在家里帶孩子,我前幾天去問,你怎么沒出去打工,她說懷二胎了,在家帶孩子。2003、2004年還發生了什么?第一次在媒體上出現了企業招工難,從此以后招工難一直在蔓延,幾乎成為每年春節以后的一種常態,之后開始往中西部蔓延,勞動力供給發生了變化。當他不能以低的價位雇到人的時候,企業自然要提高工資,這是經濟學太容易接受的現象了。工資的提高、人工成本的上升有它的客觀必然性,經濟發展到這一步了,勞動力的狀況演變也到了這一步,我們必須去面對。從一定意義上講,也正是因為有了這種變化,所以我們才提出要推進產業轉型升級,對產業轉型升級是有一種倒逼作用的。

    2016-07-08 11:09:39


  • 信長星:

    剛才講到的“機器替人”,為什么企業提出來,某種意義上講也是倒逼。而且我們要保持在勞動密集型領域這方面的競爭優勢,就要不斷提高技術水平。現在我們相對于過去,人工成本的上升,至少勞動力成本的優勢不像過去那么明顯,但是相對于發達國家來講,我們勞動力成本優勢還是比較明顯的,相對于其它一些勞動力成本比我們低的國家,我們雖然勞動力成本方面的優勢不如他們,但是對吸引投資來講,絕對不僅僅只看工資,還要看勞動者素質,要看基礎設施,要看整個配套產業,要看整個大的投資環境,我們這方面的優勢還是具備的,關鍵是我們怎么發揮好。怎么辦呢?第一,從工資的角度來考慮,確實有一個怎么去引導問題,要保持我們一定的競爭優勢,在工資的政策、工資引導上,應該是適度放緩工資調整的頻率、提高的幅度,怎么合理把握,來繼續保持我們的競爭優勢。我昨天看到的情況,今年上半年是六個地區提高了最低工資標準,去年是13個,前些年都是普遍提高,提高速度明顯在放緩。幅度也有所下降,這六個地區今年上半年提高以后增幅平均是11%,這是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的,去年同期13個地區提高之后平均增幅是13.5%,今年明顯下降。

    第二,保持競爭力,恐怕更重要的是推進產業轉型升級。我們不能僅僅盯著勞動密集型產業,要保持我們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增長的潛力,拓展和發展的空間,推進產業轉型升級,這方面中央提出了明確要求。對我們來講,就是怎么提高勞動者的素質,對整個推進產業轉型升級來講,希望還是在創新驅動。只有創新驅動,推進產業轉型升級,提高勞動生產率,才是全要素提高勞動生產率,這才是全中國保持競爭力的希望所在。

    第三,具體就勞動密集型產業來講,并不是說推進產業轉型升級就放棄勞動密集型產業,不是這樣。當然,勞動密集型產業在過去有一個遷移的軌跡,叫做“雁陣模式”或者“雁陣模型”,就是從勞動力成本高的地方像大雁那樣不斷往勞動力成本低的地方遷移。但是在中國這么個大塊頭經濟體里面,這種“雁陣模型”是可以讓它改變方向的,不一定全部轉移到那些勞動力成本更低的國家,我們也可以讓相當一部分勞動密集型產業,通過產業梯隊轉移到中西部地區,讓雁陣模型往這邊引導,這是保持我們勞動密集型產業必要的份額,繼續保留這個領域一部分就業崗位,畢竟我們有相當一部分勞動力從素質到文化水平各個方面,我們需要在這個領域繼續占有必要的就業份額,解決好我們的就業問題。

    2016-07-08 11:12:14


  • 日本NHK電視臺記者:

    第一個問題,新增就業717萬人中主要在什么行業的就業比較多?第二個問題,財新PMI說為了降低成本,制造企業繼續壓縮用工,企業對增加用工謹慎這樣的發布,我覺得和你的看法有差別,您如何看待這樣的看法?

    2016-07-08 11:15:27


  • 信長星:

    怎么看待這些指標,怎么全面去理解。根據年度的產業結構變化,主要是第三產業。因為我們過去很多年份第一產業就業份額是持續減少的,第二產業的就業份額基本穩定,這兩年也略有減少,整個城鄉真正擴大的就業全部是在第三產業。當然你說新增的700多萬是不是都去了第三產業,肯定不是,各個產業都有,因為會有一些自然減員。但二產提供對整個就業的貢獻是比較穩定的,對新增的貢獻主要體現在第三產業,大家可以參考我們的統計年鑒。

    另外你說到PMI,我也很關注這個數據,統計局也有這個數據,另外,人社部每個季度都有對若干個企業的用工需求有個調查,確實現在面臨一個突出問題,用工需求在減少,我們的調查也顯示出有這種跡象,因為經濟下行,企業減少用工。為什么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就業還增加呢?好像矛盾,其實不矛盾。PMI是基于對已經存在的這些企業,這些用工主體的調查,這些企業用工需求不那么旺,不像過去增長那么快,我們對3萬多家監測也是這樣,崗位還在流失,這個趨勢是一致的。怎么解釋剛才的那個問題呢,這個是指對現存企業的調查,就是這些企業已經存在,這些企業用工需求的減少,反映不出那些新生產的經濟主體、市場主體的擴大,所以無法全面反映就業的需求。而現在隨著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工商局提供的材料,每天新增市場經濟主體4萬多個,每天新產生的企業主體是1萬多個,你想想會帶來多少新的就業機會,所以這兩者并不矛盾。原有的一些領域,原有的一些企業用工需求,有的在減少,有的增長,但是增長幅度不像過去那么快了,但是新的領域、新的企業創造了大量的崗位。

    2016-07-08 11:15:46


  • 主持人 襲艷春:

    如果大家還有問題可以和人社部再聯系,我們也會盡量給大家提供信息。今天的吹風會到此結束,也謝謝信部長非常詳實的解答,也謝謝大家!

文章來源:
中國網
發布時間:
2016-08-01
友情鏈接
職協辦公室:010-84209352/9351 職協培訓部:010-84209305/9354/9353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和平里中街7號 郵編:100013
技術支持和運維:中職動力(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7 工業和信息化部,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301887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1002338號
360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北京时时赛车玩法 麻将游戏 极速赛车两面盘 江西时时 11选5教会稳赚任选七 pk10计划软件是真的吗 篮球类投注平台 不限ip多账号送彩金 时时彩不定胆五星三码 万人炸金花那里能下载